现在位置: 首页 > 人物 > 正文

James Gosling(詹姆斯·高斯林)- Java之父

2013年09月26日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浏览总计: 595 次)+

本文根据维基百科51CTOlinuxOOstudy博客中文业界资讯站内容整理而成。

詹姆斯·高斯林博士(James Gosling,1955年5月19日-,出生于加拿大),软件专家,Java编程语言的共同创始人之一,一般公认他为“Java之父”,被中国程序员戏称为“高司令”。

James_Gosling_4

生平

在他12岁的时候,他已能设计电子游戏机,帮忙邻居修理收割机。大学时期在天文系担任程式开发工读生,1977年获得了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1981年开发在Unix上运行的Emacs类编辑器Gosling Emacs(以C语言编写,使用Mocklisp作为扩展语言)。1983年获得了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博士论文的题目是:”The Algebraic Manipulation of Constraints”(指导老师是名著《编程珠玑》一书的作者Jon Bentley)。毕业后到IBM工作,设计IBM第一代工作站NeWS系统,但不受重视。后来转至Sun公司。1990年,与Patrick Naughton和Mike Sheridan等人合作“绿色计划”,后来发展一套语言叫做“Oak”,后改名为Java。1994年底,James Gosling在硅谷召开的“技术、教育和设计大会”上展示Java程式。2000年,Java成为世界上最流行的电脑语言。

2009年四月,Sun被甲骨文公司并购。詹姆斯于2010年四月时宣布从甲骨文公司离职。

2011年3月29日,高斯林在个人博客上宣布将加入Google。

2011年8月30日,仅仅加入Google数月之后的高斯林就在个人博客上宣布离开Google,加盟一家从事海洋机器人研究的创业公司Liquid Robotics,担任首席软件架构师。

在2011年5月建立的Scala公司Typesafe Inc., 高斯林被列为公司顾问。

James_Gosling_3

回忆詹姆斯·高斯林的Java时代

在当今这个竞争激烈的软件开发时代,软件设计师一直在试图预测未来软件或者技术的发展趋势。在1990年,Sun公司成立了一个软件设计团队,其中除了James Gosling,还有Patrick Naughton和Mike Sheridan等人,他们合作的项目称为“绿色计划”。他们认为计算机技术发展的一个趋势是数字家电之间的通讯。James开始负责为设备和用户之间的交流创建一种能够实现网络交互的语言。随着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投入到“绿色计划”,他们创建了一种语言。这种语言一开始被叫做“Oak”,这个名字得自于Gosling想名字时看到了窗外的一棵橡树。但后来被改为了“Java”。并于1992年9月3日开始应用于Sun工作站的远程遥控。

1994年底,James Gosling参加了在硅谷召开的“技术、教育和设计大会”。他报着试一试的心情向与会者演示了Java的功能。他点击了网页上的一个静止的分子结构图标,一条命令通过互联网送到了几百英里外的网站,下载了一段Java小程序,在本地工作站上开始执行。在几秒钟时间里,原本静止的网页上,一个分子图像以三维动画的方式转了起来。

“哇!”James Gosling听到了全场观众的赞叹声。不久后,硅谷最大的报纸《圣荷西信使报》在头版刊登了一篇专文,“为什么Sun认为一杯热咖啡能让你鼓足精神”。从文章见报开始,负责Java市场人员的电话响个不停。不久,全美的主要报刊杂志都刊登了Java的报道。

Java出名了!

James_Gosling_1

2009年四月,4月20日,全球最大的数据库软件商甲骨文公司宣布将以每股9.50美元,总计74亿美元现金的价格收购SUN微系统公司。如果不计Sun的现金及债务,该交易总额为价值约为56亿美元。

甲骨文斥资74亿美元收购Sun之后,同时获得了Java技术。在效力Sun多年之后,高斯林如今出任了甲骨文客户软件部门的CTO。在关于Java的创新方向、Java平台未来的问题上,高斯林也曾表示,“我们看中的并非Java语言,而是JVM”。 高斯林表示:“甲骨文将一直致力于保持Java和整个生态系统的强劲稳定。”他还说,升级版的Java Store即将推出。Java Store于去年进行试运行,旨在作为一个发现和购买Java和JavaFX程序的网络商店。

同年4月,高斯林在博客中撰文,宣布从甲骨文辞职。他当时表示:“关于我离开的原因,这个问题很难说清。我所能提供的任何准确及诚实的信息都将带来危害,而不是帮助。”高斯林此次接受采访时谈到了更多细节。他表示,甲骨文藐视Sun的关键员工,将Sun原本制定项目和战略完全推翻。

高斯林表示:“导致我离开甲骨文的原因有很多。我的薪水也是因素之一。当我从他们那里拿到我的薪酬合同时,我试图在W-2表格中看看我的薪酬究竟是怎样。然而这让我震惊。他们只是从Sun复制了我的基本薪酬。”此前,Sun的所有副总裁及以上级别管理人员都拥有与绩效挂钩的奖励。

高斯林指出:“如果我希望继续在甲骨文工作,那么我必须接受大幅降薪。”甲骨文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不会对高斯林的说法置评。

不过这还不是全部的原因。实际上,即使存在这样的困难,高斯林也决定继续在甲骨文工作。然而根据高斯林的说法,他遇到了另一个麻烦,即甲骨文内部没有高级工程师这样的职位,以对应高斯林原本在Sun的级别。高斯林表示:“在我的薪酬合同上,他们大幅下调了我的级别。”

然而这也不是导致高斯林离开的最终原因。高斯林表示,甲骨文试图控制他。甲骨文收购了Sun,因此获得了Java,他们也拥有了Java的开发者及知识产权。因此,甲骨文希望决定高斯林及其他人对Java的态度。

高斯林表示:“在甲骨文,我能决定的事情微乎其微。甲骨文是一家极度重视细节管理的公司。因此我和Java方面的同事无权决定任何事。我们的决策权不复存在。”

James_Gosling_5

这导致高斯林在甲骨文的工作如同鸡肋。高斯林表示:“我的工作看起来就是登上舞台,成为为甲骨文服务的Java代言人。我不适合做这样的工作。”这一问题导致双方的关系最终破裂。高斯林表示,甲骨文在道德上带来挑战,而他本人已经受够了,因此决定不再为甲骨文工作。

对于他是否希望Sun被IBM,而不是甲骨文收购时,高斯林表示,他与Sun董事长斯科特·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进行了激烈的争论。麦克尼利拿出了最终意见:尽管甲骨文可能更粗鲁,但IBM会进行更多的裁员。

记录显示,近年来IBM往往在收购后进行大规模裁员。在考虑了这一因素之后,Sun管理层决定推动与甲骨文的交易。高斯林表示,在宣布甲骨文和Sun合并之前,Sun已经进行了数轮裁员。

然而对高斯林本人而言,他更倾向于IBM,因为IBM往往给予技术型人才更多报酬。例如,当IBM收购Rational Software时,该公司发现了Rational首席科学家、UML语言联合开发者格雷迪·布切(Grady Booch)的价值,并任命他为IBM技术委员。尽管布切常常在台前高谈阔论,但他仍然是IBM软件集团及研发部门之间的关键纽带,并且积极从事创新工作。如果Sun被IBM收购,高斯林或许也将享受同样的待遇。

James_Gosling_2

高斯林提到的细节管理问题在IBM内部或许也不存在。高斯林表示,他感到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几乎完全掌控了与Java相关的决策。很明显,IBM董事长兼CEO彭明盛(Sam Palmisano)不会干预被收购产品未来的运作,即使是像Sun这样的重大收购。然而,甲骨文和IBM之间存在很大区别。

高斯林认为,埃里森与体育大亨、美式橄榄球大联盟奥克兰突袭者队老板阿尔·戴维斯(Al Davis)类似。后者不断的聘请教练,并在选秀中招揽青年才俊,只是为了凸显他自己。不过与甲骨文不同,戴维斯和奥克兰突袭者队距离最终的成功还很远。

高斯林表示,尽管他并没有直接与埃里森打交道,然而埃里森“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人”。他表示:“Sun的所有高级管理人员都获得了巧妙的补偿。他们的职位保持不变,但他们失去了进行决策的能力。”

高斯林表示,令人毛骨悚然的不仅是埃里森本人,还包括甲骨文的权力结构。他表示,Sun当时计划租下位于加州圣克拉拉的Great America游乐场,让Sun的员工放松一天。麦克尼利和Sun CEO乔纳桑·施瓦茨(Jonathan Schwartz)已签字同意这一活动并拨出预算。然而在活动之前的几天,甲骨文联席总裁萨弗拉·卡兹(Safra Catz)得知了这一消息,并对其大肆攻击。

高斯林表示:“卡兹得知这一消息后大发雷霆。她表示甲骨文从没有过这种员工答谢活动,因此她迫使Sun取消这一活动。然而,这并没有节约任何费用,因为费用已经花出去了。因此,最终我们只能将门票捐给慈善机构。我们被迫放弃只是因为这么做不是‘甲骨文的方式’。但另一方面,甲骨文却拿出2亿美元赞助一条帆船。”

麦克尼利对甲骨文“粗鲁”的评价随后也得到体现。高斯林表示,他们早已料到甲骨文会就Android系统使用Java的问题对谷歌提起诉讼。他在4月份的博客文章中还表示,当Sun谈到Java当前的专利情况时,甲骨文的律师两眼放光。高斯林表示,无论这起诉讼最终的结果怎样,他都不会认为谷歌是蓄意这样做的。

对于谷歌,高斯林表示:“我们对他们所做的工作,以及工作的方式印象深刻。但是打官司的代价总是非常昂贵的,不仅仅是钱,也包括公司高管花费的时间。美国政府与微软之间的官司几乎浪费了我整整一年时间。”

高斯林还表示:“谷歌在公共关系方面有着光环,是全世界的宠儿。”他表示,起诉这样一家公司是Sun不会去做的。高斯林此前曾在另一篇博客文章中谈到Sun如何处理与Android之间的关系。

尽管已经离开甲骨文,但高斯林表示他并不关心Java在甲骨文领导下的命运。他表示:“我不是非常关心甲骨文领导下的Java,因为Java已经获得了自己的生命。甲骨文可以做的破坏性工作很少,因为他们的业务非常依赖Java。善待Java符合他们的利益。”不过高斯林认为,Java近期的发展可能会面临一些障碍,因为甲骨文“非常傲慢”。

Tasktop Technologies CEO米克·科尔斯滕(Mik Kersten)表示:“外界对于Java作为一个平台的命运感到担忧。对于在这一平台上进行开发的企业和机构来说,令人欣慰之处在于Java的规模很大,已经超越任何一家单独的厂商。”

2011年3月29日 高斯林在其博客中宣布加入谷歌。高斯林加盟谷歌的时候,甲骨文正在控告谷歌的Android操作系统侵犯了它的Java专利权和版权。甲骨文提出的诉讼及其他一些事情引起了Java社区的高度重视。

Redmonk分析师迈克尔孔蒂(Michael Coté)称,开发员们搞不清甲骨文以后还想怎么去控制Java社区,如果Java改变了长期以来的开源性,很多Java开发员肯定会表示不满。

这样,对于谷歌来说,招募一位象高斯林那样德高望重和资深背景的人才就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孔蒂称:“谷歌已经招募了Java社区里的一些著名智囊和技术领袖,将那些人才招募进来后,谷歌就能在Java社区拥有更大的发言权。”

加盟Liquid Robotics公司

很多时候,我们想不起来创意、产品、趋势或技术的创始人。事实上,如果不是在谈论过去时提及他们,我们往往把创始人们彻底忘记了。然而,James Gosling并不在此之列:他坚持创新,正如之前他为Java所作的工作一样。现在,他站在了新的浪潮之巅:海洋机器人科学。下面,我们将将跟Gosling,看一看现在他在做什么,并将再一次见证,Java作为一种神奇的语言,始终站在科学最前沿。

出生于Calgary的计算机天才James Gosling,因“Java之父”而享誉世界,而Java,这个“一次编写,到处运行”的编程语言已经被应用于数十亿移动设备和互联网服务器之上。

在过去的20年中,他为其他人编写Java应用程序,现在,这位已经57岁计算机科学家终于有机会为自己编写程序了。在经过Sun公司的26年,以及最近5个月在Google工作经历之后,Gosling在2011年8月决定从世界最大的IT公司辞职,投身海洋世界。

10个月前,Gosling加盟了硅谷的一家小型创业公司, Liquid Robotics,该公司生产机动式、全自治的海洋研究机器人。这种机器人用太阳能感应器在海洋中重刷,收集科学数据。作为Liquid Robotics的首席软件架构师,Gosling负责设计后端存储系统。随着名为“Wave Gliders”部署到全球的舰船上,收集到的数据量将大大增加,后端存储系统就是为管理和展示这些数据而设计的。

James_Gosling_7

“还能比什么是海洋机器人更酷的?”在一次会面中,Gosling这样问我。

确实,他们的产品完全无需燃料,由洋流推动前进,真正做到了“无碳”驱动。Wave Glider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漂浮在水面上,看起来就好像是在冲浪板上嵌入了几个太阳能板。冲浪板的下面,通过一根6米长的,类似脐带一样的绳索与水下的一个具有多个侧翼的设备相连接,这个设备称为水下滑翔机。

波浪使设备像冲浪板一样在水中上下浮动。在冲浪板上设计侧翼是为了将上下浮动的作用力转换为前进的动力。设备的导航可以远程控制,也可以预先在机器人中写好代码。

“很多人都想用波浪来发电,事实证明这真的很难。”Gosling和我说到,“前进?我们干的非常棒。”

Liquid Robotics确实干的不错,在3月份,它创造了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4台Wave Glider各自前进了6000公里,跨越了太平洋,沿着曲折的航线,从旧金山达到了夏威夷。上一个无人驾驶的波浪驱动设备创造的记录是4630公里。两周前,Wave Glider开始了最后16700公里的航行,从夏威夷出发,其中两台会驶向日本,另外两台驶向澳大利亚。它们会在2013年初或更早一点到底目的地。

Gosling说,在近距离接触Wave Glider之前,人们还没有充分意识到它是多么强悍。“当你看到它们的图片时,你可能会因它们简单的外形而轻视它们。但是,它们可以应对各种异常气候。”

海上的风险包括8米高的浪、狂风和洋流。但对Wave Glider来说,真正的危险是鲨鱼的攻击。“鲨鱼对Wave Glider很感兴趣,”Gosling说,“它甚至掉了一颗牙齿。它对此耿耿于怀,但它能做只是撕扯而已。”

那么,这次雄心勃勃的太平洋远征是什么目的呢?机器人携带的传感器会收集并传送回大量的海洋信息,这是前所未有的。这其中包含了海洋的温度、浪高、气候条件、水质、化学组成,以及其他很多信息,所有这些可以为分析全球气候变化以及环境污染提供了依据(尽管任何一个传感器都可以完成工作,但这么做是为了科学与商业上考虑)。

任何科学家、教育家和学者、甚至公众,都可以访问到Liquid Robotics收集的数据。其中称为PacX Chanllenge的小组及其赞助者悬赏50000美元,以奖励那些将数据用于最佳科学研究的组织或个人。这个主意提升了Wave Glider的研究能力,促进了海洋科学的研究。

James_Gosling_6

Gosling自认是个环保主义者,但并不是正式成员,他也承认,在像Liquid Robotcs这样的公司中工作很惬意。他说,海洋本身正在变化,而气候也正慢慢变糟。关键是要使人们意识到问题的所在,以及理解这些问题所带来的影响,和知道如何应对。

他说,:“如果我们有10000台这样的设备,在预测天气方面,就能做得好得多。及时我们现在只有100台设备部署在大西洋,我们对飓风的预测已经比以前准的多了。”

“地球上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们真的无法想象将来会变成什么样。”

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机器人探寻世界变化,用他的话说是,“酷毙了”。

  打分:5.0/5 (共4人投票)

给我留言